首页| 滚动| 国内| 国际| 军事| 社会| 财经| 产经| 房产| 金融| 证券| 汽车| I T| 能源| 港澳| 台湾| 华人| 侨网| 经纬
English| 图片| 视频| 直播| 娱乐| 体育| 文化| 健康| 生活| 葡萄酒| 微视界| 演出| 专题| 理论| 新媒体| 供稿

洱海滩地管理员守护洱海13年 惟愿万顷清波(图)

2017年11月06日 10:37 来源:云南网 参与互动 

  赵会刚守护洱海13年 惟愿万顷清波 留予后代子孙

  记者 秦蒙琳 摄影报道

打捞水草
打捞水草

 

  9月19日上午9点许,记者在大理市海东镇玉龙河边见到61岁的洱海滩地管理员赵会刚时,他已经工作了2个多小时。“我每天清晨6点30分~7点出门工作,中午11点40分回家吃午饭,下午2点继续工作,5点~5点30分下班回家。每天的任务就是保护洱海。”问及家人的感受,赵会刚说,“家里人支持我!”

  2004年,48岁的大理市海东镇向阳村九组村民赵会刚自愿报名,当上了一名洱海滩地管理员,从那时起,他就一直坚守在滩地管理员和水面保洁员的岗位上。

  13年来,无论抗击蓝藻,还是打捞水葫芦 ,都有他的身影。守护,是他对陪伴自己生长的洱海,最长情的告白。今年8月,大理市洱海保护管理局推荐他参加了“最美洱海卫士”的评选。

  追忆

  小时候洱海水可以直接喝

  “这条河,以前底下都是泥巴,我带领人把它清理掉了。”赵会刚穿着雨鞋行走在玉龙河的河道里,一边捡拾垃圾一边说,“小时候,我们家住在洱海边,海边有沙滩,死亡的水草被风浪吹到沙滩上,起到了自然净化的作用。那时候洱海水是I类水,可以直接喝,我们到洱海里去打鱼,直接舀一瓢洱海水煮鱼,非常鲜美。最近20年,沙滩没有了,洱海水质慢慢不行了。我自愿报名来参加滩地管理员,就是要保护好洱海,不愿意洱海被污染。”

  赵会刚是改革开放后村里首批富起来的人。1987年~1997年间,他曾在洱海边的一个湖湾里开碎石厂。那时候,公路还不通,开采出来的碎石都是用船运出去销售。1997年洱海取消网箱养鱼、船舶机动设备后,他才关闭了采石场,做起了泥水匠、石匠的“大师傅”。2004年加入洱海滩地管理员后,每月只有1130元的工资,比原先的收入是少多了,但赵会刚却无怨无悔。

  保护

  哪里管网漏了哪里就有他

  “我们世世代代生长在洱海边,保护洱海就是保护我们的家园。我担任了13年的滩地管理员,最大的收获就是把洱海保护好,留给子孙后代,不要污染掉。”赵会刚说。

  “2003年成立洱海管理所时,只招聘了4名滩地管理员和3名河道管理员。他是2004年扩招时进来的。当时我们最喜欢招聘的人员就是50岁左右的,最实在。我们要求8点上班,每天工作人员来上班时,他已经把管辖的地段清理了一遍。”海东镇洱海和环境保护服务中心主任陈仕林说,“他起得早,哪里的污水管网漏了,下水道冒井了,给他打个电话,他马上就会带着人过去处理。他是全镇25个保洁员中资格最老的,大家都愿意听他的安排。他做的事情第一多!”

  赵会刚每天的工作范围是高速路连接线至玉龙河口路面保洁,玉龙河上段河道保洁,玉龙河下段小树林湿地保洁,以及环海路沿线的向阳码头、向阳湾洱海水面保洁。除了完成自己的任务之外,他还承担了保洁员的统筹安排任务,比如封堵排污口、打捞水葫芦之类的事情,哪里有问题就去哪里。封湖禁渔期间,他还要负责守护渔民的归港船只,排除船只内的积水。2007年~2010年间,赵会刚在每天完成保洁员工作的同时,还担任了向阳村九组的村民小组长,管着700多人。

  坚守

  淋着暴雨打捞垃圾

  2015年七八月份的一天,清晨五六点钟突降暴雨,玉龙河河水迅速上涨,急需开闸泄洪。接到陈仕林主任打来的电话,赵会刚7点左右就带着10多个人赶到了玉龙河边。上游洪水暴涨,下游岸边却还堆着头一天打捞起来的垃圾。为了避免垃圾被洪水卷入洱海,赵会刚带领大家一边开闸泄洪,一边清运岸边的垃圾,还要把被洪水冲刷下来的垃圾也从河里打捞出来,他们淋着暴雨干了整整一天。回忆起当时的情景,赵会刚说,“这种事情,经常发生。”

  今年8月份的一天,有村民在环海路边堆了一堆土石。为了避免土石被雨淋后污染环海路,赵会刚请来了两辆大货车和一辆铲车,把路边的土石全部拉到了需要建筑材料的工地上。

  一个下大雨的星期六早上,大量的雨水混入污水管道,塔村村西码头附近的污水井发生了冒井事故,如果不及时处理,污水将淌进洱海。上午9点多钟,赵会刚接到陈仕林主任打来的电话后,立即用手推车推起发动机赶到了冒井的污水井边。他先往旁边的应急池里抽了60立方污水,又请来污水收集车拉了4车,忙活了四五个小时,才终于抽完了所有的污水,处理完冒井事故。

  “这段时间,一天只打捞起一吨多水草。”在向阳湾用网兜打捞死亡水草,也是赵会刚每天要做的工作。用网兜扒不动的,就用手一堆堆地抱起来。“12月~2月水葫芦最多,一冲下来就有10多亩,我们划着船进去,把锚丢进水里,外面的人用绞盘拉,用耙子挖,一天能拉出200多吨水葫芦。”

  这样的事情,在赵会刚13年的滩地管理员生涯中,不胜枚举。

【编辑:李季】
本网站所刊载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。 刊用本网站稿件,务经书面授权。
未经授权禁止转载、摘编、复制及建立镜像,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。
[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(0106168)] [京ICP证040655号] [京公网安备:110102003042-1] [京ICP备05004340号-1] 总机:86-10-87826688

Copyright ©1999-2017 chinanews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